抗原都去哪里了?药店限购、缺货 渠道囤货需求旺盛

【财新网】疫情管控放开已有大半月,居家自测成为新冠检测的主流形式,但抗原检测试剂盒在线上线下等市场渠道几乎难觅现货;部分城市则推出限购措施,行政调控市场供应。

财新从供给侧了解,大量医药厂家加班加点扩产,一般药物扩产需要2周左右周期,调整产线则耗时稍长,不过首批扩产防疫物资也已陆续出厂投放,供应不断增加。但市场药物供应仍然偏紧,尤其最难买的抗原都去了哪里?

线上线下预售与限购

12月20日,从线上平台检索,天猫买药每天12点开售四款新冠抗原检测试剂盒现货,均价在每个4.98-8.6元之间;京东则对抗原采取预约制,截至发稿,乐普的10人份抗原试纸、康华生物的25人份试纸、热景生物的40人份试纸分别有50万、76.6万、113.2万人预约。

线下药店也普遍实行限购模式。杭州地区规定,每人凭身份证限购5个抗原,平均每个4元,共70个药房被列为抗原保供药店。

美团方面对财新表示,目前美团和太原、合肥政府展开合作。在2022年12月17日至2023年1月16日期间,合肥当地居民可在平台下单,并到所选药店线下自提,每个手机用户每5日可以购买1次,包括5只N95口罩、1盒25支装的新冠抗原检测试剂。

此外,目前在社交平台、物业群等私人渠道,也有少量抗原现货在流通。财新了解到的这类渠道单个价格售价在9元、12元、21元不等,加价现象普遍。

事实上,私人渠道倒卖抗原属于违规行为。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属于第三类医疗器械产品,需取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医疗器械注册证。代理销售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盒也必须满足相应资质,须具备药品经营许可证或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经营范围要包括三类医疗器械零售。

特供渠道、囤药需求旺盛

“工厂扩产需要2周时间,第一批扩产产能已经出厂,但我们也不知道抗原都去了哪里,老百姓确实还是说买不到。”一名抗原生产厂家人士对财新称。

上海地区的一家医药企业人士对财新称,他们生产的抗原大部分被政府征用,征用后去向不明,企业或个人要预订抗原,得等到30天之后。

多家企业对财新透露,现在多地政府部门对防疫物资供应实行了行政管制,一部分用来调剂市场投放;还有相当部分产能流向了行政、国企等特供渠道,“这些渠道的囤货需求非常大。”一名厂商人士称。

一名医药流通企业人士对财新说,有的省市政府部门已经开始收购抗原,“现在医院、商业公司的订单都在厂家那排队,经常7天、10天都发不出来,厂家给的原因大多是政府临时大批量采购。”一名杭州医药公司员工也表示,公司早前全款购买的抗原订单全部未发货,“工厂的人说被政府征用,还给我们看了红头文件。现在给企业的货已经排到明年1月份。”

一名自称有抗原可售的人士则表示,“现在从厂家拿货需要红头文件,一般是企事业单位去批量购买。”一名兰州地区基层公务员对财新表示,“很多抗原到货后就被国企买断,国企要保证一定比例员工正常上班,这些企业一般员工向单位申请就能领取到抗原。”

一家北京医药公司人士则称,现在,实际上北京地区医药物资相对是充足的,就是市场囤货严重。北京政府给每个药店限量配比莲花清瘟、蓝芩口服液等药物,药店还必须采购,确保市场供应,且严格控制价格,比如莲花清瘟每家药店限购400盒(一盒24粒),蓝芩口服液是限购40盒(一盒6支),莲花清瘟价格固定在14.8元/盒,其实批发价就要12.8元/盒,“本来我们药店都不想要,采购物流成本很高,而我们也有别的药物品种存货可以卖,但政府要求必须去领。也有不少药店因为利润低,就拖着不领物资的。”

“老百姓囤药需求也十分旺盛。不过实际上,除了政府配发的莲花清瘟、蓝芩口服液等少数中成药,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等退烧西药,还是需要商业配货公司送货,各渠道都在抢,布洛芬、美林等发烧药还是没有,现在外地也开始缺货。”

“产能是够的”

有的药企担心,从长远看,扩产抗原存在产能过剩的风险。一名上海地区公立医院医生对财新指出,抗原不像退烧药等常备药物,如果大规模扩产,之后可能变成过剩库存。前述杭州地区医药公司员工对财新称,“12月7日后,公司有很多北京客户订购抗原,都是20万个这样的大单,今天(12月20日)却开始纷纷要求退款,因为都阳完了。”

截至目前,共有42家国内IVD(体外诊断产品)企业的新冠抗原检测产品被获批上市,其中包括多家A股上市公司,万泰生物(603392.SH)、热景生物(688068.SH)、乐普医疗(300003.SZ)、诺唯赞(688105.SH)、华大基因(300676.SZ)、万孚生物(300482.SZ)、东方生物(688298.SH)、明德生物(002932.SZ)、达安基因(002030.SZ)等。

12月8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延长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注册证有效期的公告》(2022年第114号),将已获准注册的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的注册证有效期在原有效期基础上延长6个月,以保障相关产品市场供应。

上述医药流通领域人士对财新称,“现在有40多家企业可以生产抗原试纸条,按照平均一家每天生产200多万条试纸来算,全国有超过1亿条产能,按理说供应是够的。前几日了解到,广西一个抗原厂家每天的产能是500万条。”

12月12日,达安基因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山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抗原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日均标准产能可达100万人份/日以上。

“今年早前坚持动态清零,核酸一直是主要检测手段,抗原的市场需求被抑制住了。”中华医学会医院管理专业委员会会员徐毓才对财新称,今年3月以来,陆续有企业获批生产抗原,但由于国内需求不振,很多产能转向出口;而国内突然放开之后,厂家也准备不足,因此无法满足短期内激增的抗原需求。

在12月14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周健称,“总体看,抗原检测试剂、疫苗、口罩等重点医疗物资产能是充足的,抗原检测试剂在一些地方出现了暂时性短缺,主要是因为前期市场需求较少,终端药店库存较低。”

转自财新网:https://www.caixin.com/2022-12-20/101980060.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王超博客 » 抗原都去哪里了?药店限购、缺货 渠道囤货需求旺盛

赞 (0)